中国义勇军网——一个民族不应该忘记她的捍卫者,关怀最后的抗战老兵及遗属
  首 页 以热爱祖国为荣 义勇军在行动 抗战史学刊 专题研究 烈 士 陵 园 义勇军论坛 留言簿 商务.文化 
 
六王冢惨案纪实{三} 
加入时间:2010-11-17 13:23:39   点击数:17658

 

六王冢位于襄城县西南10多华里处的令武山西北麓,北距黄柳村1华里,南距孟沟1华里多,东临一条沟(北段叫李沟,南段叫杨沟)。
1944年5月3日,日军独立混成第七旅团和第三十七师团一部,在孟沟一带遭到中国军队第20师某营〔营长姓张〕由黄柳村发起的攻击,伤亡惨重。
日军恼羞成怒,遂将县城中逃难的居民、教师、学生、工商业者,以及他们从郏县等地抓到的群众,驱赶到六王冢集体屠杀以泄私愤,罹难者达300多人。同时日军又在六王冢周边村、沟、洞里杀害了100多人,遭日寇奸污的妇女不计其数。这是日军侵犯襄城时犯下的一桩滔天罪行,后人称之为六王冢惨案或五三惨案。
以下是我从这次惨案的耳闻目睹者那里所了解到的情况。
 
                        亡国奴难当
张子铭,又叫张二娃,原住襄城县城里,20世纪50年代到十里铺余庄村开了个代销点。1991年10月11日,我访问了他。我对他说明来意后,他连连摇头说:“亡国奴难当啊,杀鸡还有握一下头,日本鬼子杀中国人,连头也不握一下呀。”接着他向我讲述了他在那次惨案中的经历。
1944年农历四月十一日〔公历5月3日〕,我从城里逃到城西鲁渡寨。日军攻寨时,我跳寨墙跑了出来,但没跑多远就被日军抓住了。当时,被日军抓住的共有30多人。日军见我手上有老茧,就让我跟随他们向西边走。当我们走到龙王庙时,遇到了被抓住的襄城县何兴衡烟行的20多人。这时,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不到1小时就把寨攻破了。我看到,寨里横七竖八躺着许多中国士兵的尸体,有3名士兵被日军俘虏。此外,日军还抓住了许多逃难的老百姓。日军把抓到的人栓成三大串,押往紫云山,后又押到杨沟。我们这一串48人,全是苦力,每人扛1箱子弹,一共扛了47箱。因为我拿着旗,所有日军没有让我扛。同行的梅老五(何兴衡烟行掌柜)扛不东,我就替他扛了。
我们一天也没有吃饭,都饿得很,只得边走边从路边的麦田里摘麦穗,揉下麦粒吃。同行的3个战俘被栓得很紧,每人背上还绑着3枝枪,尿都顺着裤子流,真是可怜人。
走到六王冢西边时,日军让我们走下休息。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还刮着黄风。因为我们这一串走在最后,所以看不见前边的人,只请见前边传来一阵阵“娘啊”、“娘啊”的惨叫声。我们都知道,这是日军在前边刺杀那两串同胞了,都吓得浑身打战。这时,一个翻译官对我们说:“你们是商人,不杀你们。等打完城后,你们可以回去做生意。”
到了半夜,日军又将我们押到黄柳村。第二天夜里,日军让我们去清点中国军队撤退时没来得及炸毁的弹药库。于是,我乘机跑了出来。同时跑出来的还有家住西大街的张合。我当晚跑上了令武山,第三天有原路返回鲁渡寨找到了家人。经过龟山脚下,我发现了街坊陈子衡老师的尸体。我还看到,孟沟与六王冢之间有一大片死尸,其中有那3名被俘士兵的尸体,实在是惨不忍睹。同时,我还认出了街坊陈问樵、陈兰洲、陈春轩兄弟三人的尸体,他们都是教师。后来我得知,在这次大屠杀中,他们家一共死了4口人。走到黄柳村南寨外时,我看见了城隍庙苏老八的尸体。回到鲁渡寨后,我整整病了一个多月。
鬼子杀人不眨眼
2000年,当时年已79岁高龄的退休工人王金山对我说:
日寇在六王冢杀人,我是亲眼见到的。那骇人的情景,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忘掉。5月3日那天,我们一家人都逃到孟沟我岳父陈掌柜家里。陈家院子酒再山脚下的沟里。这里沟壑交错,南面又连着山,所以逃到这里的人很多。
这天上午,又四五十人围着刘喜全,听他拉弦子。快到中午时,人们发现从龟山上先来了一支部队。起初,大家还一位是中国军队。他们走到孟沟西南时,大家才看清是日本兵来了,便一下子拥到我岳父的院子,躲进南面的窑洞里。窑洞很深,里边还挖有一个拐洞和一个地洞。地洞面积很大,能容纳四五十个人。我们这几十个人都顺着梯子下到里边了。我记得,当时躲在洞里的有阁东的刘全喜、刘喜全兄弟俩,王沈义、王群父子和杜德德、杜长太、傅文杰、傅老晕、侯老七等。其他人我已不记得了。
过了一会,我听到上边屋里有动静,好像有人再走动。我爬上梯子偷偷向外看,只见一个中国人拿着一根木棍,挑着一个妇女织布时放线梭的小花篮,转悠着玩。因拐洞里黑,那个人没有看见我。我便赶紧下到洞里。谁知他转着转着,小花篮甩到洞里了。他一进拐洞,就发现了我们,立即大声喊道:“洞里有人,都统统出来!”这时,侯老七沉不住气了,拍着手喊:“欢迎!欢迎!”日军一下子就围了过来。喊叫着让洞里的人都出来。大家谁也不愿出来,日军就往屋里搬柴草,要用烟熏洞里的人。大家没有办法,只得从洞里出来了。日军用一根长绳,拴住我们每人一只胳膊,把我们带到陈家村北边的一颗皂角树下。
这时,街上有几个被抓来的苦力正帮日军抓鸡子。一个日本兵也让我出来帮他们抓,又让杜长太烧锅炸鸡肉,让杜德德、王群、丁国卿等人去割麦喂马。其他的人都被拴住拉到黄柳村去了。我趁日军不注意,顺着沟跑到了山上。
当夜11点左右,我从山上下来,不幸又被日军抓住了。日军把我带到孟沟村北、六王冢南边一个烟炕房前。一个翻译官点着一支蜡烛,让我拿着走进炕屋里。我看到,屋里有7个十几岁的县斌英中学的学生。这时,一名手握指挥刀的日本军官狞笑着走到一学生跟前。他用一只手拖着那学生的下巴,另一只手提刀把那个学生的脑袋割掉了。我被吓得浑身发抖,蜡烛油流了一袖子。接着,他凶残地将另外6名学生全部杀死。最后,那个日本军官走到我跟前,用手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屋里拉出来,又押往孟沟村。
这时已经是后半夜了。日军把抢来的被子都铺在街上,不但人睡在上面,就连马也卧在被子上。我乘他们熟睡之机,又一次跑掉了。
第二天,日军撤走,我又回到了孟沟。我看到,一个理发的被日军杀死在皂角树下,东边坑里和村里的水井中各有一具尸体。我又来到六王冢场边,看到100多具尸体。我认出,其中有街坊吴赖孩和陈家三弟兄的尸体。在黄柳村一家的屋里,我看到了王沈义和他的两个长工的尸体,以及王银西、刘全喜、傅老晕的尸体,另外有11具尸体我不认识。
经过这一场劫难,我真正认识了日寇这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死里逃生
2000年,湛北乡七里店葛沟村退休教师宋福涛,给我讲述了日寇在六王冢杀害中国人的两件事。他说:
我有一个族兄叫宋旗,解放前住在城里北大街8号,1944年5月4日下午,他跑到我家哭诉了自己的遭遇,他说,他逃难到孟沟村的一个洞里,里边藏着四五十人。日军发现他们后,先是用机枪扫射,然后又进洞里用刺刀戳。日军扫射时,他趴在洞里的拐角处,刚好有一具尸体压在他身上。日军走后,他喊熟人的名字,但没有一个人答应,他才意识到洞里的人只有自己一个人活了下来。他又饿又怕,一口气跑到我家。我家的人忙给他热饭吃。
不久,我哥哥的同学常光明也来到我家。他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分校的毕业生,此时虽已不在部队,但还穿着军官服,他也是再孟沟一带被抓的。日军把抓来的人栓成一串,约有百十人,其中有商人、市民、学生。他被栓在最后。天刚黑时,日军把他们拉到六王冢喜百年的一眼井前,又在周围加上了机关枪。然后,一个日军用刺刀割一个人的绳子;另一个日军就用刺刀戳,再用脚将人蹬到井里去。当他前边就剩一个人时,他想,干脆自己跳进去,免得再挨一刀。他刚要往井里跳,却被一个日军抓住了。日军把他押到了郏县境内,关在一个农民院子里。半夜里,日军哨兵睡着了,他才逃了出来。常光明跑了很长时间,遇到一个拾粪老汉,请他给自己解了绳子,然后跑到了我家。这两个人可算是死里逃生啊!
2000年,住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的作家杨矗(原名杨自谦,襄城县杨沟村人)对我说:
日军进犯襄城时,我还在县示范上学,头天刚回到家。5月3日日寇侵犯杨沟时,我藏在一个窑洞里。因为里边还有一头牛,不停地乱动,致使我被日军发现了。日军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是卖烟卷的。因我原来留着分头,前天回家时才剃掉,日军不相信,说我是学生,就把我拴住了。黄柳村的辛大宝,当过兵,镶有金牙,也被日军拴住了。
日军把抓到的人都集中到杨列娃家的院子里,其中有学生、农民、商人,还有被俘的士兵和一些妇女,大约六七十人,被栓成三串。这时,天已经黑了,还刮着西北风。日军将抓来的妇女拉进屋里糟蹋,有的干脆当着众人的面奸淫。可怜这些妇女,哭叫着挣扎反抗,但无济于事。
这时,我趁日军不备,就在墙头的石棱上将绳子磨断,又给辛大宝解开绳子,就和他一起跑掉了。
日军走后,我回到杨沟。再沟北头小庙以南碾米房东边那条2米多深的沟里,我见到被抓来的百十人都被杀死在那里了,身上的绳子还没有解开。我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姑奶,住在城北关,日军占领县城后逃到我家,这次也被杀害了。两天后,没人认领的尸体都被埋在沟里了。另外,我在六王冢北面、杨家的老坟南,还看到30多具尸体,其中有雪楼村的雪天德。他是斌英中学的学生,我们从小就认识。他也是被日军用刺刀戳死的。我那次也算是死里逃生啊!
井里的死人不计其数
2000年,家住孟沟村的孟繁修老人和孟双林老人对我说:
日军撤走后,我们回到村里,看见孟庆林的炕房屋里有4具尸体,孟繁勋的烟炕里有4具尸体,粪坑里有7具尸体,街中间井里漂有1具尸体。在王冢,我们我们看到冢北,冢西南到处是尸体,黑压压的一片,数也数不过来。最多的要算冢西边的水井里。那口井有十几丈深,水深一两丈,井底周围有一间房子大小。后来,地面上无人认领的尸体发臭了,又无处掩埋,当地群众只好把尸体拉到井边。他们往井里扔尸体时,已听不到一点水声。可想而知,这口井里的尸体已经堆的高出水面了。
残杀战俘
2000年,十里铺乡鲍坡村 的余冰鸿(时年84岁)对我说,5月3日日军到达孟沟村时,守卫在黄柳村的中国军队的张营长曾组织一支四五十人的突击队,赤膊上阵,向当面之敌猛冲。日军用重机枪向他们扫射,并且封死了他们的退路。结果,出战死者外,有38名士兵被俘。日军把他们全部杀死在六王冢附近。
杨矗对我说:在令武山山顶阻击日军的一个班中国军队士兵,忍着饥饿与日军苦战,后因弹尽粮绝被俘,有3名士兵被刺死在山顶上的寨内。
除以上这几位耳闻目睹者的控诉外,事后人们在周围的林洞、黄柳寨内外等处,还发现了20多具被日军杀害者尸体。
日军除在六王冢制造惨绝人寰的血案之外,还在襄城县城以北的三冀、颖桥、汾陈、竹园等处杀死无辜平民83人。
                                        2000年
(本文及照片由襄城县政协文史委提供。作者王留柱,河南省襄城县人,1939年生。曾任小学、中学教师,襄城县政协文史委秘书、副主任科员等职。2001年退休后被返聘,继续从事文史工作。现为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会员、河北省社科院抗日战争暨遗留问题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被掳往日本劳工联谊会顾问。曾多次出席有关国际学术会议。)
                                                  本文编辑   高蓉生 
 
 
 

版权所有:中国义勇军网
联系电话:13837446306 联系人:王晓楠 E-mail:wangxiaonan05@163.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