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义勇军网——一个民族不应该忘记她的捍卫者,关怀最后的抗战老兵及遗属
  首 页 以热爱祖国为荣 义勇军在行动 抗战史学刊 专题研究 烈 士 陵 园 义勇军论坛 留言簿 商务.文化 
 
劳工访谈录---魏乃贤---王留柱记录整理 
加入时间:2008-11-17 15:17:57   点击数:23205
我叫魏乃贤,是潍坊市寒亭区固堤镇东北魏村人,今年80周岁,我是1944年8月去的日本。当时在潍坊干活,被鬼子扣了,押在潍坊市文庙住了一宿,早8:00上了火车,一直到了青岛。当时固堤镇去了30人,全县就300人。有谁呢,我记住的:大魏家2人,东北魏2人,泮家安1人,纸房的,北寨4人,院上的2人,陈红义、陈红俊,陈红俊当班长,寨里的去的多,我记不住了。
在青岛待了半个月,从那以后,换上了日本服(鬼子军装),装了船,走了七天七夜,到了日本。在船上,一天两顿饭,一盒大米很少,吃不饱。到了日本,下了船。有个地方叫门寺,在门寺下的船,上了什么地方记不住了。到了下关消毒、洗澡,加上药,脱光衣服,澡堂的水很热,烫的很痛,不愿洗的,鬼子摁着头狠命往下摁。洗完后,又坐火车走了4天4夜。到了北海道聚知安县铁矿,在那里干活。住的地方,二层楼,打着地铺,一个房子住了300人,分三个队,每队100人,我分在二队,班长是陈红俊的。日本翻译打人。在铁矿干活就是开山皮,山底下是铁石头,打出后放在炼钢炉里炼铁。朝鲜人打石头,我们负责揭山皮,轮班倒,将土推了显出石头。朝鲜人1000人,他们负责运石头用轱辘马。那里很冷,冬天打扫雪,都穿着草衣服,披着蓑衣、草鞋、草帽、象草人一样。那地方雪多,常年有雪,化不透象东北一样,多冷呢,雪罩着看不见房子,冰凌、雪都培着,出门都是挖窟窿拱出来,门都被冰雪封了,很艰苦。穿着单衣,没有棉衣冷呀!吃不上饭,很冷,人冻得不得了。我们用稻草自己编草鞋、蓑衣、草帽。干活一出工就是一天,傍晚才回来,一天两顿饭,早上吃,晚上吃,中午没的吃,饿得三根筋挑着头,出去干活没有劲,动不动。
有个老鬼子有六七十岁,拄着拐,领着我们干活,他自己有一间小屋,蹲在屋里不出屋,让翻译官跟着,翻译官管,看着你不能干就用马鞭子抽。有一次,我推着轱辘马翻沟里了,汉奸看见了,就用马鞭抽,抽得身上一道一道的肿的很高,浑身痛,抽得我在地上打滚。那一次真让他们打坏了。
在那里死的人大部分是饿死的,连饿带冻死得很多。有病的也不给看病,死了的找地方一埋,或者用火烧。
1945年8月鬼子投降,投降后让我们干活我们也不干了,知道他们失败了,从那以后就自由了。
鬼子投降后,美国兵介入,他们就送我们回国,坐了5天5夜,在天津塘沽下的船,我爬了火车,回了济南。又坐火车到了潍坊。在潍坊住了3天,给家里捎了个信,说是回来了,在潍坊住着。家里派民兵迎到则尔庄,回了家。
我在日本干了一年零4个月,一分钱也没给,我要求他们赔偿我的损失,我们厂子里潍县有300人,济南300人,朝鲜1000人,共1600人。’
版权所有:中国义勇军网
联系电话:13837446306 联系人:王晓楠 E-mail:wangxiaonan05@163.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