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义勇军网——一个民族不应该忘记她的捍卫者,关怀最后的抗战老兵及遗属
  首 页 以热爱祖国为荣 义勇军在行动 抗战史学刊 专题研究 烈 士 陵 园 义勇军论坛 留言簿 商务.文化 
 
劳工访谈录---梁洪善---王留柱记录整理 
加入时间:2010-11-17 15:20:37   点击数:22286
我叫梁洪善,是山东省平度市梨园人,1942年入党,1943年被捕,到大塘钱据点抓汉奸被俘。抓到平度监狱住了一月,吃不饱,喝不足,受排斥。后来就从平度坐汽车押到高密火车站,从火车站坐车到青岛大港保安站住下。一起去了6个人,现在都不在人世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掖县两人,平度两人)。在青岛住了二十五六天,从山西来了一些人,是阎锡山全军被俘,抓来了三车,一块走的,下面装着石头,上面装着人。因为在海上不敢跑,转道走,在船上走了六天,吃的是窝窝头,一天一个,是发霉的馍,在海里停了两天,到日本下关下了船,坐火车过大坂等,又坐船到了北海道,吃的还是船上带来的发霉的苞米面,到日本吃发霉的酒糟糠,一天两大两,十大两是一斤,一天就两大两。到了北海道的(-——煤矿),分黑白班倒,去的人一个大队,分三个中队,一个中队4个班,一个班22个人,班长是即墨人叫刘学森,大队长、小队长咱不认识,叫人家管着。大队长是河南人,叫王太青,大队副姓傅的,叫傅新,小队长姓王的叫王太之。我班22个人,我记着班长,平度的三个,即墨的4个,高密1个,掖县的3个。到了北海道,被石头砸死的两个,刘连之属他年轻,还有窦兴姚,都一个班。到那后,都长疥疮,就到火山洗,不洗就用棍子打头。刘连之比我还年轻3岁,他在下面打坑道,吃一个窝头吃不饱,到了开中午饭时,他年轻,他在下面推轱辘马,他先往回跑,吃了才一口,就被掉下的大石头砸死了,我中午也没吃饭,告诉叫我拉着去火化,就一个茶叶木箱,捆绑着,过了4个钟头,用爬犁拉回他的骨灰。
从青岛走时换了一套衣服,也是日本拉来的人造棉,穿着扎人,都是黄军服,到了日本,到冬天就发了8床毯子,3年的工夫就发了这些东西,没有裤子穿,把这些毯子披在身上,在下面挖煤,煤层就60公分,人就这样歪着,直不起腰,在井下挖煤的人,腚都被煤层划烂了,像刀剁的一样。我看伙计们那个样,我就把毯子剪成垫子,我就跟日本带工的工头叫青山,我就告诉他,跟他要针线,给同志们缝,缝这么个垫子很厚,几天就划完了。一天干活不论时间,完成任务才能回来,完不成任务不让回来。三年没看见过太阳,光见月亮,带着星星来,带着星星去,黑白班见不着面,下班后哪里也不让去,不让走动,人多集中,他们怕暴动,这是后来知道的。上班点名,回来点名,点名报数,咱不会日本话,让劳工说日本话,学不会就打,我挨了一耳光,下面是(日本话10个数字),用板子抽。日本话也有官话,也有土话,咱不懂,我与带工的关系不错,借的针线帮本班的缝,别处照顾不了,就22人,替他们服务,其他顾不上,隔着墙谁也见不着。活不忙的时候,回来的早,就让你加班打扫雪,往火车匣子装雪,那雪下的很厚,铁锨又短,扔不上去不行,冻得手都去了皮,都肿了,三个月不好,给火车装雪拉了海里,拣的草包子,他也不让你披,就穿着很薄的衣服,都是我亲眼看见的,不能再说了,这都是事实。
日本鬼子1945年无条件投降,解放了我们,回国了,美国人帮助送的,我们从汉沽下船,在高中学校,五层楼的大学校,我忘了是第几中学了,我们一同回来的这些人,带回的骨灰盒很多,下面底层楼都垛满了,垛得老高,我也不知道是多少,咱也不能胡说八道,在天津看到的全国各省的都有,死了多少没有数,我知道的,到了天津,我们班22个人,就死了5个,这五个人是窦兴姚、刘连之、翟效本、马连高、还有高密一个。
1943年5月去的,到1945年日本鬼子无条件投降,12月底回来,干了3年,分文没见,这一次要和日本算老帐,让他赔偿我的损失!
版权所有:中国义勇军网
联系电话:13837446306 联系人:王晓楠 E-mail:wangxiaonan05@163.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