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义勇军网——一个民族不应该忘记她的捍卫者,关怀最后的抗战老兵及遗属
  首 页 以热爱祖国为荣 义勇军在行动 抗战史学刊 专题研究 烈 士 陵 园 义勇军论坛 留言簿 商务.文化 
 
抗日战争时期被掳往日本的中国劳工调查 
加入时间:2008-8-21 20:44:57   点击数:33546

 


--------------------------------------------------------------------------------


专访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日本女兵山边悠喜子 

 

 中国义勇军网专访山边悠喜子
 
 
      □记者杜文育通讯员王晓楠文图
人/物/档/案

  她,60多年前从日本来到中国,目睹了侵华日军的种种暴行;16岁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贡献;回到日本后,她鼎力支持中国战争受害者,起诉日军遗弃毒气弹伤害索赔的跨国诉讼第一案。她,叫山边悠喜子,今年81岁。
  8月4日,山边悠喜子来到了襄城县政协退休干部、中国抗战史学会理事王留柱家中,与王留柱进行学术交流与合作,之后探访、慰问领导日本花冈暴动的中国劳工领袖耿谆老人。
  山边悠喜子会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尽管已经81岁高龄,还是耳聪目明,思路清晰。她说,1941年,他们全家随着侵华日军来到中国辽宁本溪,曾目睹了侵华日军的种种暴行。1945年日军投降后,他们一家被当时的东北义勇军俘虏。她回忆说:“当时条件非常艰苦,东北义勇军的战士穿得破破烂烂的。有个班的战士在我们家附近驻扎下来后,连做饭的锅都没有,就向我妈妈借。我妈妈很害怕,找了一个最破的锅给他们。可他们不但不抱怨,用完之后刷得干干净净,还在里面放了几个胡萝卜才还给我们。”
  老人说,后来她被安排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做了一名卫生队队员。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她先后到过桂林、广州等地。1953年,经中国政府批准,她回到了日本。
  然而,令她气愤的是,战后几十年,日本的一些人尤其是一些右翼政客,无视历史事实,竭力掩盖侵华日军罪行,推卸战争责任。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她顶着种种压力挺身而出,力所能及地揭露当年日军的暴行,号召日本民众正视历史,勇敢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之后,她联合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士,在追究日本政府战争责任、揭露731部队罪行、帮助二战期间中国在日受害劳工进行索赔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上世纪80年代以来,她曾多次到中国谢罪,并积极捐款、募集善款,帮助战争受害者。
  今年7月29日,山边悠喜子和高桥亨、坪田典子一起来到中国,先后到大连、南昌等地,寻访、探望幸存的二战期间中国在日受害劳工,向劳工们表示慰问和歉意。
 

 

 

 

 

 

 

 

 

 

 

 

 

   欢迎提供信息

{湖北省被掳往日本的中国劳工资料}上传中......

 

 

 

 

{河南省被掳往日本的中国劳工资料}上传中......

 

 

 

 

{安徽省被掳往日本的中国劳工资料}上传中......

 

 

 

 

 

 


                                           

 

 

 

 

 

 


即将出版的《二战被掳劳工百人访谈录》是一本饱含作者王留柱20年研究成果,真实记录一段惨痛历史的大书,全书包括109名劳工的口述资料,共同约40万字,它不仅仅是被掳工的一部血泪史,也是中华民族的屈辱史,更是日本侵略者的罪恶史!
  二战期间,日本政府为了弥补国内劳动力的不足,从1943年4月至1945年5月,从中国河北、山东、河南等地,强掳41758人,分169批押运到日本国内.这批劳工,由于爱饥饿疾病及迫害,,乘船前死亡2823人,从乘船到抵达企业单位又死亡822人.到达日本国内时,劳工剩下38117人.
   这批劳工到达日本后,被分到日本35家企业135个作业点做苦,每天在日本宪兵、警察和企业单位管理人员的刺刀与皮鞭下生活。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他们没有衣服,多用稻草蔽身,即使在大雪纷飞的严冬,仍然赤着脚干活;一餐只有一个糠窝窝头,饿了只好吃草根,啃树皮。病了不管,还要干活,每天劳动9~13个小时,多则超过15个小时,稍有不慎即遭鞭抽棍打.如此地狱般的生活,劳工相继死亡6830人,占乘船总数38935人的17.5%,平均每五个半人中就有一人被夺去了生命。
   由于时间的流逝,更由于日本方面的刻意隐瞒,这一段充满血泪与屈辱的历史逐渐被大多数人淡忘.为了唤起人们的记忆,为了揭露日本军主义的罪行,为了教育子孙后代不要忘记这段苦难史,作者王留柱自1988年始,20年来自费奔波数千公里,现巳寻访河南籍幸存劳工109名。其中为90名幸存劳工录像并制成了光盘,另有18人为笔录。
 
  但是,由于对二战遗留问题调研是王留柱的个人行为,一切费用均来自于王留柱微薄的退休金.20年的奔波,古稀之年的王留柱巳是财尽力竭,所以这本[二战被掳劳工百人访谈录]千册的三万元出版费用,尚在筹措之中.倘若,有单位或个人以为这是关乎中华民族、关乎子孙后代的一项事业,愿意支持相助者,作者不胜感谢,并在本书封面注上[本书由xx单位赞助出版];个人赞助者可署名:编委主任、副主任或编委.本书出版后,概不出售,可赠有关科研单位,图书馆,档案馆供其研究及馆藏。

     

【附:河南省二战被掳劳工名单】

二战被掳劳工百人访谈录名单

一、福冈三井煤矿(10人)
金九让  谢西强  马福安  王海宽  胡云泽  寇守仁  罗四合 
吴振环(吴火彦)  王海言(王永堂) 许望奇
二、贝岛大之浦(7人)
李  八  花安顺  郭金盘  张永起  张学法  朱敬军(鞠儿小)
田宏魁(田六)
三、神户码头(6人)
李运川  董秀然  吴清林  王德功  张金正  杨石头
四、日本港运东京华工管理所(6人)
张全友  王实祥  任子炎  郭中义  孙梦法  吴志学
五、新泻(7人)
胡书献  孙永修  郭  毛  梁功甫  师春生  孔祥海  朱安国
六、上砂川(5人)
梁文报  裴九库  张文献  崔金龙  王  福
七、大阪码头(5人)
冯嘉魁    杨彦章    肖保庆    王银堂  张守义
八、大江山(4人)
孟庆堂    王培恒    秦宝珍    贾子举
九、枥木县足尾矿(4人)
张永顺    白其华    杨天意    唐金安
十、七尾矿(5人)
沈佩章    王克明    蔡振林    畅同道
十一、鹿岛组(4人)
耿  谆    张肇国    刘虞卿    赵国明(赵运修)杨克君
十二、群马(4人)
刘殿寿    范长明    郭雨喜    邢洪孟
十三、三井矿山砂川矿业所(2人)
李松林    刘沿林
十四、三井美呗(2人)
陈  献    张印南
十五、日本二濑润野(2人)
马国海    徐恒田(徐耕九)
十六、荒井国缝(2人)
朱乃宾    赵文国
十七、日铁北海道俱知安矿业所(2人)
曹相成    魏乃贤
十八、三井砂川矿业(2人)
王绍增    董书琴
十九、长崎熊本三井万田(1人)
谢雷铭
二十、长野鹿岛(1人)
张生辉(在东京新田县长野三岳村鹿岛开山洞)
二十一、日铁三濑高雄二坑(1人)
李福元
二十二、雄本县四山坑(1人)
任宗昂
二十三、宇部兴产(1人)
王待林
二十四、地崎东川(1人)
杨兆堂
二十五、福冈田川三坑(1人)
李良杰
二十六、地崎组伊屯武华(1人)
王富太
二十七、藤永田造船厂(1人)
高文生
二十八、
刘来有(北海道)    袁志诚(北海道)
闫喜木(北海道)    李有才(北海道)
吴中州(佐世宝下车铁矿)
韩成安(阿改奴哇、阿改吗子修发电站)
李金成(山口煤矿)  李海水(九州)
吕春长辈(九州)    赵子川(安治川)
徐言认(长野县上松町)  张维新(敦贺)
楚振清(熊谷组与濑)    郭善兴(川口组)
陈长明  吴春来  艾元智  张继坤  代树森   
刘一顺(黑龙江) 任可义(黑龙虎林挖山洞)

按区域划分:郑州12人  洛阳26人  开封60人  南阳6人    新乡 鹤壁20人  山东潍坊8人

                 许昌19人  焦作27人  信阳41人  商丘17人  平顶山 漯河21人  驻马店 周口9人

                 另外加上被掳劳工遗属  共计:304人


     

王留柱访问日本图记

 

 

二○○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受日本“中国人强制连行思考会”的邀请,王留柱先生以二战遗留问题研究学者的身份与部分中国被掳往日本劳工遗属抵达日本,先后访问了东京、大阪、长崎等地,参加了核爆祭奠纪念碑揭幕仪式等一系列活动,并于七月二日、七月八日分别拜访了日本众议院前议长土井多贺子、副议长横路孝弘以及日本参议院议长江田五月等日本政要,递交了劳工遗属要求赔偿书。
    这是一次有意义的民间交流,向日本各界人士展示了来自中国民间的宽容与友善,也带回来了日本人民真诚、友好的信息。

 

〔上图〕左一林柏耀  左二日本众议院前议长土井多贺子 左三王留柱

 

 

〔上图〕日本参议院议长江田五月向王留柱等与会人员赠送礼物

 

 〔上图〕日本众议院副议长横路孝弘 与王留柱 合影留念

 

 

 

      
劳工联谊会召开各地负责人会议
通报中国受害劳工代表团赴日交涉活动的情况

中国被掳往日本劳工联谊会于6月9日在北京同点律师事务所召开了中国劳工代表团赴日交涉活动的通报会。参加会议的有赴日归来的劳工代表团成员王子安、赵宗仁、刘焕新和傅强律师;关注劳工索赔问题的北京律师闫新、孙静、时萧楠、王霞律师和顾问林汉京;各地劳工联谊会负责人李良杰、鲁堂锁、吴致麟、戴秉信、张山及劳工代表尹文成、会长秘书杨艺等近20人。
会议由李良杰会长主持,他首先向访日劳工代表致谢。接着由访日代表刘焕新执行会长、赵宗仁副会长及傅强律师分别给大家介绍了访日活动的情况及劳工问题的新进展。
刘焕新执行会长介绍了访日概况,他说:我们能准时到达,日本律师团很高兴,他们热情接待了我们。
在野党对我们也非常的热情,会见社会民主党时比以往显出了更多的人情味,还说:“尽快的把中日劳工问题解决,不让在逝的老人留下遗憾,要让逝去的灵魂得到安慰”。中日关系的暖春是我们解决劳工问题的一个有利时机,几个政党对我们工作的理解和支持比前几次访日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官方、民众和媒体等多方的努力配合和报道,中日关系的升温对我们解决劳工问题都是一种促进,我们要尽量把握好这一有利时机,把我们工作做到位。代表团代表中国劳工在日本发表了几点看法:中日劳工问题是协调中日关系的一个良好开端,为了下一代的正常学习、生活和两国的友好互动,我们应该把握好这一时机(如:中国首脑的访日,日本政府、民众和各界人士支援四川省地震的募捐等活动)。我们这次的来访是想让你们(指日本)早日摆脱历史的包袱,坦诚的面对历史问题,对国家形象、企业形象更有利,我们不能再错过这个好机会。日本律师与中国劳工、中国律师恰到好处的融合,作为中国劳工的家属,我们感觉到欣慰,我们代表全体劳工,对他们的支持表示感谢。希望在世的劳工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个问题的解决,让逝去的在天之灵也能得到安慰。会议结束时,所有的议员都很积极,握手认可,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最终目的是要把劳工问题解决。解决劳工问题让日本企业齐步走是做不到的,可以有几个日本大公司率先起步,肯定对这个公司的形象及它率先打入中国市场是有帮助的,甚至对中日关系的都有一定的好处。靠我们的力量单独解决也不现实,最好的办法是两个国家的政府出面,由外交部门牵头来解决劳工问题。
赵宗仁副会长发言不多,但很实在。他说了这次访日很辛苦,但更多的是讲日本律师的事迹和精神。他说:高桥律师已经70多岁了,还在为两国遗留的历史问题操劳;松冈肇律师也是坚定信念要解决两国遗留的历史问题,还有更让人感动的是日本律师团和各地支援团都在用不同的方式支援着我们,让我们这些年事已高的劳工们非常感动,更加坚定了信心。总的来说这次访日效果不错,日本律师也挺满意。
傅强律师说这次整体的效果不错,比以往要更有成效,以前是以诉讼为主,现在走的是政治解决。经过十多年的诉讼确定了日本对中国劳工强掳这一事实。但是随着中国领导人的暖春之旅,还有日本在抗震救灾的表现,都能说明中日关系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所以我们的工作方式也要有所转变。傅强律师指出:要把握住这个非常好的形式,中日关系对议员也有所触动,几个院联合搞议案在日本是主战场,因此我们的工作以后就由诉讼阶段转变成政治解决,劳工联谊会主要以游说的方式开展工作;因为我们现在的工作方式不同了,所以我们要重新调整我们的联谊会组成人员,加强领导班子的管理;要搞好律师团的重组,要保证有一个强大的律师团队,只有北京一个律师事务所不妥,各个地区最好有本地的律师加入,壮大我们的律师队伍;要对劳工联谊会章程进行修改,正式成立更加规范的组织。傅强律师还提出9月16日在济南举行劳工问题研讨会,有日本律师团、中国律师团、全国劳工及劳工家属、联谊会志愿者、社会学者等在内的各界人士广泛参与,进一步增进两国之间的了解和交流,促进劳工问题的早日解决。
与会的律师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闫新律师讲:议员属于半官方,我们既不要过于乐观也不要太悲观,他们毕竟是搞政治的,一切还是要实事求是,写一份记实性的出访报告。以前访日没有正式的文件,记述的也不详细,我们做工作一定要从现实性和可行性入手,我们也可以试着让三菱、三井这样的大公司率先挑头做出赔偿,最好还是国家外交部能出面。孙靖律师强调了基金财务和帐目的透明,每一笔开支的明细帐单要公布。将来建立的劳工基金应该由我们劳工联谊会参与支配,让大家一起来负责,把帐目弄清楚,合理利用资金,我们自己的资金要自己来管理,也要相信我们有这个能力,也就不会象现在这样,劳工联谊会没有任何经费,开展一些活动都很难。而且好多时候还要我们自己买单,尤其是李会长把生活费都节俭下来,支援我们联谊会的正常工作。
各地劳工负责人和顾问也结合访日代表的介绍,就劳工联谊会的机构、章程、经费和内部建设,劳工联谊会和中日律师团的关系,劳工资料的调查和统计等问题发表了意见,最后由李良杰会长作了总结。他说,这次的访日活动非常成功,借中日关系的暖春之旅,我们的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进展,再次感谢日本律师团的无偿援助和我们出行者的不辞辛苦。我们的工作是有希望的,但是道路是曲折的,大家一定要坚定信心,工作还是要实事求是,客观的一分为二的对待。
李良杰会长还就当前工作的几个具体问题提出要求:1、访日进程由傅强律师负责写个报告,经联谊会修改后再发给日本律师团;2、我们的工作由法律诉讼转为政治解决,必须修改劳工联谊会的章程。9月16日在济南研讨会上定稿,这是我们的工作准责,一定要加强执行力度。3、净化和强化领导队伍。各地在律协领导下要重组律师团,加快政治解决的进程。4、9月16日济南研讨会,邀请日本律师团参加,中国律师、全体劳工及其家属、志愿者和社会各界人士都可以参加。5、联谊会领导和所有调查人员一定要有奉献精神,要热心无私的为大家服务。对个别人员借劳工调查、起诉和发捐助金,乱收劳务费,散布不准确言论的问题,一定要查清事实,耐心教育,杜绝类似事情发生。6、7月15日前,全国各地要统计出幸存劳工的名单,争取在奥运会结束后,配合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发放好今年的劳工补助金。(杨艺整理)


用政治手段解决中国受害劳工的索赔问题是今后斗争的主要方式
                      ———— 关于中国受害劳工代表团赴日交涉活动的几点情况汇报
中国被掳往日本受害劳工联谊会受日本律师团的邀请,派出以劳工代表联谊会副会长王子安、副会长赵宗仁,遗属代表执行会长刘焕新以及中方援助律师傅强一行四人组成的中国受害劳工代表团,于2008年5月31日至2008年6月8日到日本进行交涉活动,此行目的主要是向日本政府及加害企业表明中国受害劳工一如既往的索赔要求和愿望。
在日期间,在日方律师团的精心安排下,代表团先后与日本政界的部分参众两院的议员进行见面与交流,这些日本政治家有日本社民党、国会对策委员长、众议院议员日森,日本公明党、国会对策委员长漆原良夫,参议院议员千叶景子(女),众议院议员近藤昭一,日本共产党参议院议员仁比聪平,日本民主党众议院议员细川律夫,中日友好协会会长、众议院议员田野毅。中方代表团会见的这些议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大多是日本律师出身,并热衷于日中友好。
众议院议员漆原良夫在会见时说,时到今日,今天坐在这里的这两位在世的中国受害劳工,其战后遗留问题还未能解决,令人不安,并表示要发誓在他任职期间,一定要推进这个问题的解决。在与劳工遗属代表刘焕新(受害劳工刘连仁之子、全国劳工联谊会执行会长)交谈时,他得知,他的生日与刘焕新的生日是同一天,他亲切地称刘焕新是他的大哥,他这个日本弟弟一定会帮助他的。众议院议员仁比聪平年龄40多岁,是会见的这些日本议员中比较年轻的,他在听取了代表团成员王子安、赵宗仁两位老人的悲惨经历后,深情地说,他的母亲是在中国北京出生的,他的爷爷当时也在北海道矿井做过事,他父亲的年龄与这两位中国老人差不多,如果这个问题(索赔)解决不好的话,他感到对不起这些受害劳工,他会尽最大努力。
在代表团会见这些日本参众两院的议员时,他们在听取中国受害劳工的索赔意愿以及日本律师关于中国受害劳工的战后遗留赔偿问题至今迟迟未能解决意见时,这些议员有一个共同的认识,那就是战后赔偿问题,向中国受害劳工的谢罪问题,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当年的加害企业应该面对这个问题,这还关系到日中世世代代的友好问题,他们作为议员,作为日本有责任感的政治家,有责任向他们的国家(日本国会)反映这个问题,并推动这个问题尽快解决。
在日方律师的安排下,中方代表团还与日本当年的加害企业日本三菱公司的法律顾问进行会见与座谈,三菱企业的法律顾问在听取了王子安、赵宗仁及日方律师的情况介绍后,也表示了一定的诚意,并解释在赔偿这个问题上,还要看日本政府的态度,还要看日本其他企业的态度等,如果要赔,那所有的企业都应该赔,让三菱企业单独进行赔偿似乎不太可能。
代表团在日期间还受到了日中友好团体的联合欢迎,这些日中友好团体分别是日中友好协会、日中经济协会等团体。在欢迎会上,日中友好协会理事长村平先生,日中经济协会总务部长关诚先生,日本国际贸易促进会笠井烩雄先生分别在会上作了发言,他们发言均表示了对中国受害劳工的索赔问题要予以支持与声援,在这个问题上,一如既往地继续支持中国受害劳工。
2008年6月5日下午,代表团出席了日方律师团与日本民间支持会联合举办了“欢迎激励交流会,”到会的日本各界群众朋友有一百多人。高桥律师在会上作了总结性发言,他对此次代表团在日的索赔交涉活动的成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他认为:随着中国总理温家宝和国家主席胡锦涛访日,日中关系大为好转,目前又是福田内阁执政,迎来一个日中友好关系的新时期,并希望借此东风将中国受害劳工的索赔问题能加以解决。高桥还强调德国总理能以下跪方式向犹太人赔礼认罪,为什么日本政府作不到这点呢?德国对犹太人的战后赔偿已树立了一个很好的国际赔偿榜样。日方律师团政治解决方案的主要内容是,由日本政府设立一个赔偿基金会,每个受害劳工赔偿2万美金。既然日本法院对中国受害劳工的诉讼活动关闭了大门,那用政治方式来解决战后中国受害劳工的索赔问题就是今后斗争的主要途径和方式,此次中国劳工代表团到日本国会的交涉活动是刚刚开始,今后还会有更多的代表团,分批到日本以这种方式进行……。高桥最后表示,为了推进政治解决的进程,在今年9月份(9月16日至19日),日方律师团将去中国山东省访问并于中国劳工联谊会与中方律师团进行座谈,将日本国内最新的信息向中国媒体加以表达。代表团在日期间还接受了日本《赤旗报》等媒体的采访。
6月8日上午代表团一行四人圆满结束了对日本的交涉活动,并于下午2点到达北京, 6月9日上午中国受害劳工联谊会在北京同点律师事务所召开了此次交涉活动的通报会,与会人员一致认为此次赴日交涉活动是成功的,非常有意义。与会人员表示,从中国国内方面来讲,为政治解决劳工索赔问题,今后主要来做两方面的工作:一是要加强中国受害劳工联谊会的领导工作,建立建全领导机构,补充和完善联谊会章程。二是要重新组建中国律师援助团,以适应新的斗争策略,也就是说从过去的那种诉讼斗争方式,调整、改变为以目前的政治手段作为索赔的主要斗争方式。
以上即是此次赴日交涉活动的大致情况,特向全国律协领导及律师同仁汇报,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致谢!

汇报人:中国受害劳工联谊会副会长王子安、赵宗仁
执行会长刘焕新、法律援助律师傅强
 


 

版权所有:中国义勇军网
联系电话:13837446306 联系人:王晓楠 E-mail:wangxiaonan05@163.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