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义勇军网——一个民族不应该忘记她的捍卫者,关怀最后的抗战老兵及遗属
  首 页 以热爱祖国为荣 义勇军在行动 抗战史学刊 专题研究 烈 士 陵 园 义勇军论坛 留言簿 商务.文化 
 
任可义口述----王留柱记录整理 
加入时间:2009/2/21 9:46:38   点击数:22777
我叫任可义,今年83岁,住襄城县十里铺乡侯村东村二组了,出身农民。我在民国29年农历11月19日被国民党在襄城县的27训练处抓丁抓走。3天后被带到洛阳,后到洛宁训练了一个月有余。同年腊月29日被移交到洛阳14军94师280团3营9连当兵,后在渑池住防。我的师长叫刘名霸,团长叫王子敬,营长叫李振红,连长叫杨斗敢。
民国30年农历3月初4,部队开始洛阳出发,开到了山西中条山待命。到3月10日就在中条山夹山沟王茅镇与日军开火作战。我们连续作战一直战到4月麦黄季节,我们连的人数只剩下30来个人,我们已筋疲力尽,粮尽弹绝,一天上午被日军追困到夹山沟坳里的一农家院里。此时,我们被日军四面包围,实在无能为力,被日军俘虏。
当日中午,我们就被押到王茅镇上,晚上装上汽车运到临汾,在临汾停了几天又被汽车运到了北京西苑,此时西苑那里已聚集了好几千人,其中我们也包括在内被装上列车往东北运送,一路上火车停一次赶下来一批人,又停一次再次赶下一批人,就这样直到黑龙江水可站,剩下我们最后一车箱人被赶下火车,这一车箱共有100个人,其中在水可站有4人被冻饿死,日本人命我们把他们扔下山沟就不管了。其余的96人到水可站的第二天就在日本人的监管下开始干苦活,每天修路、挖沟、栽电线杆。日本人不把我们中国人当人看,时常打人骂人,让你吃的是高梁面团子,在寒冷的冬天里一口温水都不能喝到,真是饥寒交迫,从此,我们失去了一切自由。
我们在水可站一个月以后,又被运到虎林县北大约有24华里的一个地方(地方的名字已记不得),到了这里以后包括我们在内有四五百个人,日本人又把这些人分成12个中队。我被分配到第八中队干活,我们的大韩,叫什么已记不清,但他的绰号我记得清,人人都叫他韩瘸子,是河南鲁山人。小队长叫陈电义是河北热河人。
我所在的第八中队主要是给日本人挖山洞。我跟张福得分在一起,他是安徽人,他是在34师101团当炮兵,我们两人是打眼放炮。山洞一共有三个,每个山洞长约七十多丈,据说是住兵和放东西,放武器和弹药的。当时,日本人要三个山洞同时开工,每个山洞都分有三个班,大约100人,轮流干活,即一天24小时不停在山洞里干活,监工的都是日本人。有一次,在山洞里干活,在山洞口有一个木匠棚,一个日本领班人叫我到木匠那里去拿锯,木匠是日本,我说话他听不懂,我还没拿起锯,日本木匠就拿起一根木棍照我身上乱打一气,我的左耳被打得出血,我两天起不来床,到现在我的左耳朵还有痕迹。挖洞期间,每天只吃一顿饭,只给2个面团子,劳工们个个饥饿难忍。记得帮忙做饭的叫刘德山,是河南南召人,有一次做饭米没有下好,叫一个日本人看见,日本人就拿起一个铁锹没头没脑乱打一顿,打得刘德山两三天都没起床,做不成饭。就这样我们在日本人的残酷监管下做了三个苦力。
第三年就要过年了,我们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就是死也不愿干下去了。于是就不吃饭,进行绝食抗争,大队长也带领大家一起罢工。这样的局面日本人看了也没有法子,才让我们离开山洞又给我们换了个地方去采木头、修工事、干杂工,没过多久忽然发现没有人管我们了,日本人偷偷地不见了,后来才听说日本人失败、投降,从此离开了中国的土地。现在回忆起来好象做了一场恶梦。
在给日本人当劳工的这三年里,不但没有得到任何报酬,而过的是牛马不如的生活,时常衣不遮体,食不果腹,挨打受骂,受尽了千辛万苦。
 
 
版权所有:中国义勇军网
联系电话:13837446306 联系人:王晓楠 E-mail:wangxiaonan05@163.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