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义勇军网——一个民族不应该忘记她的捍卫者,关怀最后的抗战老兵及遗属
  首 页 以热爱祖国为荣 义勇军在行动 抗战史学刊 专题研究 烈 士 陵 园 义勇军论坛 留言簿 商务.文化 
 
杨天义口述----王留柱记录整理 
加入时间:2009-2-21 10:21:22   点击数:22249
我叫杨天义,现年83岁,家住河南省襄阳县崔庙镇丁沟村杨河组。
我是民国三十三年被日本人抓去日本的。我曾在14军94师282团当过6年兵,参加过洛阳战役。我们在洛阳城里守城,我的腿负了伤,被俘送到西工营房。在西工呆了两个多月,期间每天只给我们两顿饭,高粱米稀饭一顿就盛一勺子,也不给水喝,死了很多人。然后把匀押走。腿受伤肿了的也得跟着走。一路上,有的人饿得捡瓜皮吃,渴得走不动,就连路边的土坑里面的脏水也不让喝。在洛阳六秀坟附近渡过黄河。到了信阳,把我们装上闷罐车,押送到石家庄劳工训练所。
在石家庄呆了两个多月,每天两顿饭,一顿饭就给一碗稀饭。这两个多月里,一直把我们关着,除了出操,什么也不干,也不让我们出去。我们睡的是土坑,每天晚上睡觉前把我们的衣服和鞋子都没收了,仅让穿着裤衩睡,而且门口放了一双鞋,用于上厕所,每次只能去一个人,轮流去。训练所周围还架高有电网,以至于有两个劳工因为逃跑被电死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劳工敢逃跑了。劳工生病,也没有人管。有的劳工因为生产,手腕上都生了蛆,所以死了很多劳工。残废劳工的尸体都用胶皮车运出训练所。
日本人又将我们押送到塘沽,当时走的时候一共有1000多人。刚到塘沽时,还没有(日本)船来接我们,所以我们就在塘沽住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我们吃的是用海水和玉米面做的稀饭,每天每人仅给三碗。吃不饱,有的劳工就捉蚂蚱吃。后来从日本来了轮船,我们就被押上了船。
在船上,有不想去日本的劳工就跳海自杀了。轮船走了七天,没有大米吃,依然给我们吃海水做的稀饭,致使有很多劳工都拉肚子,甚至还死了几个劳工,劳工的尸体都被扔进了海里。
我们在日本 国的门司下的船。下了船,日本人就给我们洗澡消毒,之后又给每个劳工发了一条毯子。然后我们又去了东京,每天给两个饭团。最后,把我们判定邓枥木县铜矿。起初,我们学习了两天日本 话,主要是关于劳动工具的日常用语,比如洋镐在日语中如何讲。凡是说不对,讲不好,日本就用棍子打。
我们住的都是木板房,房顶是铁皮的。伙食就是用玉米面包裹着的米饭团,每天两顿饭,每顿饭一个饭团。生病的劳工吃得就更少了,每顿饭仅仅能吃到半个饭团,而且还不给治病,所以由于闹痢疾死了很多劳工,死了的劳工都被火化了,火化后把每个人的骨灰装进骨灰盒里。
我们500多人分为两个中队,我记得有一个队长叫安国良,同我在一个队的还有李明祥、王玉良、王桐、周良。我知道的日本当官儿的有同口、石川、稻田三个人。
每天劳动8个小时,早上8点上班,到下午4点下班。
周良是在伙房工作的,后来他因为生病死了,所以日本人就让我了代替了他的位置--在伙房做饭。我就想办法在发面的时候把馒头发大。那天下午,才刚2点多,就让劳工们下班了。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回来询问:“这是乍回事呢?”日本的老百姓看见我闪中国劳工就跑。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是日本 投降了。因此,我们就不再干活了,也能吃饱了。我们一中队的刚去日本时有200多人,回国时就剩下100多人了。有两劳工失踪了,也不知是死是活。于是,我们就向日本 头目同口要人,他说那两个劳工已经死了。还让我去弄柴禾,我听不懂日本话,他就打了我几个耳光,打完还让我继续背柴禾。我因为腿有伤,背不动柴禾,但是还必须得干,不干就要挨打。
回国时,我们在下关上的船,到青岛下船。回国前,每个劳工发给1000日元,换了5000无中央币。那时的中央币不值钱,回到家时所发之钱也早已所剩无几了。后来我步行回家,直到农历正月二十一我才回到家的。
我强烈要求日本政府及赔偿我的工资以及我的精神损失,而且还得公开向所有受害的中国劳工赔礼道歉,谢罪认
版权所有:中国义勇军网
联系电话:13837446306 联系人:王晓楠 E-mail:wangxiaonan05@163.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